黑龙江通报尾矿砂泄漏污染情况:污水团抵近呼兰河


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 23日下午四点,飞机落地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。进入机场大厅那一刻,就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严阵以待,我们首先每个人拿到了一个白色的机场挂牌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从欧洲飞至韩国的旅客配合机场检疫部门进行相关检测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上午,我在ORA酒店隔离点房内向外望去,窗外是农田和山区景象,我们还在仁川国际机场所在的永宗岛上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

【海外网3月29日|战疫全时区】据路透社最新报道,意大利民事保护局周日(29日)表示,意大利当日确诊病例总数从之前的92,472例上升至97,689例,是自周三(25日)以来新病例的最低日增幅;当日死亡病例增加756例,至10,779例,系日均发生率连续第二次下降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,ORA酒店,我被电话叫醒,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。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: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,不能出门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穿防护服的司机准备转运我们到隔离点。

航班延误了半个小时,整舱满员。落座前,我先用湿纸巾把座位扶手、小桌板等所有手部会接触到的地方都擦拭了一遍。除了偶尔解下口罩进食外,所有人几乎全程都佩戴着口罩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中午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新冠肺炎检测结果呈阴性的隔离人员从附近隔离点被送回至机场,可以回家了。